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yg435896545的博客

不喜误入,莫举报,谢谢。

 
 
 

日志

 
 

周作人:日本男女混浴因对裸体的观念较健(3、4、5)  

2015-10-22 08:44:32|  分类: 欧非亚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环球网

第3 :昨天可对你不起了,闹了你一夜
 


  与原始风情十足的东瀛“浴文化”相比,中国不能不显得太道学。尽管早在唐代,长安就有据说能容纳千人的大浴场,有大名鼎鼎的华清池,还有贵妃入浴的迷人传说,受地理气候风土及儒家文化思想的影响,尤其是后来受“存天理,灭人欲”的宋明理学的嵌制,中国的“浴文化”始终没有发达起来。在“万恶以淫为首”、“男女授受不亲”观念潜移默化之下,女子变成贞妇烈女,男子成为虚伪的道学家。这从中国人的服饰样式亦可看出:古代中国人宽袖褒衣,将身体捂得严严实实,除了脸和手,其它部位不得裸露,严格的程度仅次于阿拉伯人,显然与“男女大防”的两性伦理有关。

  如此的中国人到了西风东渐、留学狂潮兴起的时代来到东瀛,受到震撼,陷于尴尬的境地,是极其自然的。1906年秋,初到日本的周作人怀着兴奋的心情,跟着鲁迅来到东京本乡汤岛二丁目的伏见馆,应声出迎的,是一位名叫乾荣子的日本少女,仅一瞥,就让他受不了:他看到了一双美丽的裸足!这双裸足在清爽的草席上轻盈地跳跃、闪动,使他陷于兴奋与迷乱。周作人后来成为日本文化的俘虏,成为东瀛“人情美”不遗余力的赞美者,极具象征性地包含在这最初的一瞥中。相比之下,郁达夫的遭遇更是令人慨叹,他的留日写作无不涉及“性苦闷”,起因多半与日本人的“混浴”习俗有关。郁达夫将这种苦闷无条件地归结于“弱国子民”的身份,背后其实还有更深刻的中日两性观念的错位。今天可以看得较清楚:是根深蒂固的封建道学与早熟的现代两性解放思想在内心的剧烈冲突,产生了畸形的“性苦闷”,使郁达夫无法以正常的眼光看待日本女子的裸体,因此而备受煎熬。其情形正如小说《空虚》里描写的那样:中国学子在汤山温泉旅馆度假,当夜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同旅馆一妙龄少女因害怕而闯进他的房间,要求与他同榻而眠,把他弄得心猿意马,苦闷不堪。风雨停住后少女回自己房间,中国学子立刻躺到少女刚睡过的地方,自我陶醉起来。第二天早上,中国学子去温泉洗浴,正回味昨夜发生的事,突然听见一声娇脆的问候——

第4 :我在生活方面最感困扰的就是洗澡
1
 


 
 质夫仰转头来一看,只见她那纤细的肉体,丝缕不挂,只两手捏了一块手巾,盖在那里;她那形体,同昨天他脑里描写过的竟无半点的出入。他看了一眼,涨红了脸,好像犯了什么罪似的,就马上掉转了头,一面对她说:

  “你也醒了么?你今天觉得疲倦不疲倦?”

  她一步一步的浸入温泉水里,走近他的身边来,他想不看她,但是怎么也不能不看。他同饥狼见了肥羊一样,饱看了一阵她的腰部以上的曲线,渐渐地他觉得他的下部起作用来了。在温泉里浸了许久,她总不走出水来,质夫等得急起来,就想平心静气地想想另外的事情,好教他的身体得复平时的状态,但是在这禁果的前头他的政策终不见效。不得已他直等得她回房间去之后,才走出水来。

  面对天真无邪的东瀛妙龄少女美妙的裸体,中国学子饥渴难忍,饱看不止,甚至萌动了动物的本能,内心却交织着“万恶以淫为首”的恐惧,这是一种何等尴尬的状态!如果说道学的钳制使中国的男子变成“色情狂”,中国的女子则由此变成了“性冷淡”,面对东瀛混浴风俗所表现的恐惧心理,简直达到“谈混色变”的程度。蒋碧薇是一位出身名门、得风气之先的大家闺秀,1919年不顾父母之命、媒妁之约,跟随恋人徐悲鸿私奔到日本,行为之大胆,可谓石破天惊。然而一到日本,“混浴”就给她一个下马威,晚年在自传中她这样写道:

  我在生活方面最感困扰的就是洗澡,日本盛行男女同浴,大家都赤身露体地共浴一池之内,他们习惯了当然不以为奇,但在我们中国女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我们的“下宿”里没有浴室设备,要沐浴一定要上澡堂,就是日本人叫做“风吕屋”的。在我们附近的一家“风吕屋”,总算是男女分浴,可是中间只隔一道薄薄的木板短墙,女池的隔壁就是男池。我第一次进去,一见浴室里有那么多人,吓得真想回身逃走,却是不好意思,只好硬着头皮,用最快的动作脱衣入池;殊不知又被同浴的日本女人赶出来,然后半用手势半说明,教我怎样洗东洋澡:先在池外用肥皂擦身,冲洗干净以后,再下池子去泡。我一一尊重做了,只才下水;一转眼,又看见仅在腰上系条毛巾的澡堂男工,提着水壶,登登登地在池边木板上跑来跑去,他对于浴室里的女人固然是视若无睹,但我却已羞得无地自容。从此以后,我是再也不敢去澡堂洗澡了。

第5 :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0
 


  
时过境迁,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男女平等、妇女解放,进步得不亦乐乎,那么,根深蒂固的道学传统是否因此而消散呢?扪心自问,我还是不敢下这个结论。记得第一次去钱汤洗澡,进了更衣室面对东洋老板娘满不在乎的目光,我几经踌躇,才硬着头皮极快地除下衣裤,箭一般地飞进浴室,这与郁达夫们大概也只有五十步与一百步之差吧。前不久凤凰卫视传出报道:随着日本“混浴”的复兴,赴日旅游的中国游客纷纷前去体验,据温泉经营者反映,一些中国男子进入温泉之后,盯着日本女客不放,给人造成很大困扰,由此引起日本媒体的抨击。这表明:中国的男子至今难以坐怀不乱的心态面对东瀛的混浴。而且,不只是中国男子,中国的女子更其如此,比如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英雄某女士若干年前到日本宣讲孔子,应邀到秋田县泡大名鼎鼎有四百年历史的混浴温泉——鹤之温泉,因走步不得法,一不小心跌倒在温泉池中,仓皇站起时,遮羞巾已掉入水中,这一下不得了,这位女士抢起浴巾,飞一般地逃回,结果混浴也没混成。

  一衣带水、同文同种的中日两国在混浴的问题上存在如此大的沟壑,背后自有不同的自然风土与历史文化传统的根据。与中国文化的核心是绝对的“仁”不同,日本文化的核心是“和”,一个极有弹性的概念。“和”有个两个基本意思:一是内部的团结,二是混合;通过混合达到内部的团结,应是“和”准确的定义。对于日本人来说,两性关系的融洽,同样是“和”的重要命题,混浴是其突出的表现。正如一个日本混浴专家所言,混浴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混,通过混,日本形成一个阴阳互抱的世界。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时不时出现“痴汉”(色情狂)案件煞风景,日本人却没有因噎废食,而日本女性对于“痴汉”性骚扰行为的宽容和游刃有余的应对技巧,也保证了混浴的顺利延续。换一个角度说,日本社会是一个“义理”与“人情”并存互补的世界,混浴属于“人情”的世界,只要不妨碍“义理”,就可存在下去。事实上,日本人总能恰到好处地协调两者的关系,这也是混浴得以绵绵不绝的重要原因。

  然而,原汤原汁的混浴终究已是难觅,商家隆重推出的混浴更像一出闹剧,一场视觉盛宴,多了一份铜臭,少了一份清净。这是现代大众消费社会必有的现象,不足为怪。惟其如此,不少混浴爱好者避开闹市,长途跋涉到偏僻的山野。据说越是偏僻的山野温泉水质越好,只有在那里,才能真正体会“混”的舒适与自在。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